那片金灿灿的天空(作者:李三 导师:傅廷栋)

发布时间:2016-02-28 文章来源:
      

487天以前,一个普通的四月天,我第一次遇见他,我的导师——傅廷栋老师。

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,阳光尽情挥洒着它的光和热,洒向了华农的每一个角落,温暖却带着炽热,仿佛在暗示路人,夏天就要到了。国家油菜工程技术中心,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个子不高像是“隔壁家的老伯伯”的傅老师。那天碰巧遇见他准备开会,往门口走的时候他看见了我,当时的我有一些紧张但还是保持镇静地挤出了一丝笑容。师兄简单地介绍过后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傅老师居然主动伸出手来要跟我握手,半个世纪的年龄差距,这个举动忽然让我手足无措。闷热的天气伴随紧张,额头悄悄冒出了豆大的汗珠,几秒钟的呆滞后,我硬着头皮伸出了右手,傅老师握着我的手说道:“不错,个头蛮高身体也蛮结实,喜不喜欢种地啊?我愣了一下,老师手伸起来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“中午了,小孙(傅老师对这个师兄的称呼),你先去带他吃饭去,有空过来找我谈谈”傅老师边说着便跟办公室一直等着的客人微笑了一下,转身进了办公室。

 第一次见面出来后我长舒了一口气,一滴汗珠滑落到了嘴角,咸咸的味道,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已经满头大汗。刚才的一幕,让我有了一股莫名的感动。一个如此德高望重的老人,还能对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他的学生彰显出他待人的热忱和尊重,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,尊重是一个人的素养,不关乎年龄和地位……这一幕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一晃,到了金秋十月,又是收获的季节,地里的高粱涨红了脸、苞米咧开了嘴、谷子笑弯了腰、棉花露出了毛绒绒的肚子,大豆被风儿吹的乐出了声,还有穿着白大褂,认真做着实验记录的学生和老师们。开学了的日子总是车水马龙,响亮的号角,一致的步伐,新来的学弟学妹们穿着迷彩服,稚嫩的脸庞上留下军训后的些许疲惫却满是笑容。一个桂花飘香的日子,我们开始了新学期的第一次组会,新来的师弟师妹们把桌上堆满了水果,傅老师笑着道大家一起吃水果吧,咱们边吃边讲。见我们都不好意思,傅老师拿出一根香蕉三两下剥开,大口吃了起来,“你们年轻人还没我能吃哟?赶紧吃,我们准备开会!”尴尬的氛围消失殆尽,气氛也活跃了起来。

转眼来到了第二年的五月。油菜花开的季节,整个校园弥漫着淡淡的油菜花香。大片的油菜地放眼望去,犹如一片金灿灿随风翻动的海洋,又如一片黄绿相间层次分明的地毯,仿佛坠入了花的海洋。一朵朵油菜花在嫩绿的叶子中,像一只只金黄的蝴蝶在阳光下翩翩起舞,伴随着蜜蜂嗡嗡地忙的忙个不停,来往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,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清楚地记得是今年的“五一”,那天下午,由于实验的安排,我刚好需要在地里取样。刚下过的小雨,让地变得更加泥泞起来,伴随着风吹动油菜角果的唰唰声,放眼望去,整个地里就剩我一个人。我穿着长筒胶鞋拿着冰盒一头扎进了试验地里,想着赶紧采完样好回去放假,别人可都出去玩了呢。忽然我看到地里钻出一个人影,个头不高,可着实把我吓了一跳,我在想着是哪个工人师傅丢了东西在地里找呢? “一顶草帽、一双胶鞋、一幅挎包、一个水壶、一件工作服” 学生中广为流传的傅老师的经典“造型”,现在出现在这里,当时我就在猜想,等他扭过头后我就确定了,就是傅老师!原来他在地里考察油菜不同品种的育性。傅老师笑了笑,先跟我打起了招呼“在取样呐?”我回答道“恩,实验刚好安排在今天取样的,今天五一放假,您还下地啊傅老师?”“我来看看性状,不下地不放心”。傅老师收起了记录本,叫我到了田埂边上歇息一会儿,跟我聊了起来,“我们做实验创新工作,首先,一定有扎实的基础知识,专业知识是我们做科研和创新的基础,你现在要好好学习研究生开设的课程,一点也不能马虎。还有做科研,不能只停留在纸面上,一定要深入实际,多下地,多看多想,我们现在做的目的希望的成果都是能围绕农民打转,增产增收提高品质,你现在还没有深刻的体会,但是我希望你以后能有这样的情怀”,我点了点头,当时确实没能完全理解,我想我们大部分人的思想和觉悟都还没能达到那样的一个高度,但是心里记下了傅老师说的这一番话,也许以后我们慢慢会懂,人活着不能只为了自己,还要想想能国家和人们做点什么,能否体现自我的价值。

 一直按捺不住这个好奇,不远处田边上的那块石碑有着怎样有趣的故事,波里马细胞质雄性不育的发现地是怎么找到的。“怎样改变了当时世界的油菜杂种优势的格局,能让欧洲人毫无保留的将这一成果归功于中国人?那天刚好有机会,我就问起了傅老师是怎么发现这个天然不育株系的。傅老师说道“那几年我带着几个人每天下地观察下地看,七二年春天,我在那儿,傅老师指着石碑那个方向,发现了19个刚好长在一起的天然雄性不育植株,当时引起了我的注意,马上把李兴华(油菜工程中心的师傅)叫来,让他每天看护,然后我们开始研究。”每一个词都是轻描淡写,但我回忆起他的话,却深深地感受到了这样的发现和研究是需要付出多少的汗水,多少的夜以继日,以及多少人的前赴后继。有国外记者这么问过,为什么会是你发现的?用他的话说,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每天下地,每天观察。平白无奇的回答,却深深地震撼了我。我们现在做事情,遇到一点挫折就不停的抱怨,遇到困难就想要放弃,每当做一些重复的事情之后就觉得无聊,想着傅老师的这些话,我不禁深刻反省,或许是我们年轻人太浮躁,需要静下心来好好地审视自己,潜心学习才是正道。

 不久前的一天,我在通往竹苑食堂的路上偶遇傅老师,聊天中得知明年将在加拿大举行第十四届国际油菜大会,大会的主办方一直想邀请他参加,他说不想去了,原因是说加拿大太远。从他的话中,我看到了到了岁月的无情,时光的皱纹深深地刻在眼前这个老人的脸上。我想他是有些累了,如今七十六岁的高龄,也许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,或许他认为他还可以付出更多,奉献更多,曾经多么精力旺盛的一个老师,现在也不得不向岁月低头。

 匆匆的岁月无声却静静地流淌,油菜花开花落,傅老师把他几乎一生的时光都洒在了华农的这片沃土上,养育了这一片金灿灿的油菜,也养育了华农一批又一批的学子,是他用这样的一言一行,切身的经历教育着我,只有勤劳,努力,才会有收获。

 低调、谦虚、朴实、勤劳,傅老师的每一个言行,每一个举止,都在有意无意间指导着我以后的路该怎么走。我每天都在思考,我该怎样的奋斗才能像他一样?我该怎样画出自己的人生轨迹?我想他教给我的远远超过科研事业的本身,更教会了我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品格,什么样的人生态度,该怎样去做人,该怎样去做事。他虽然只做了我一年的导师,但对我的教导和影响将会陪伴我的一生,也将是我一生的财富。

 



中国·湖北·武汉 南湖狮子山街一号 邮编:430070
CopyRight©2001-2016 版权所有:华中农业大学